棋艺文化百科

广告

看死去的棋子复活

2012-02-10 12:44:31 本文行家:棋艺客栈

谨以此文缅怀新浪棋迷博主“半半生”,三峡刘星写于三峡。

  看死去的棋子复活
——缅怀新浪棋友文友半半生
棋

  文/三峡刘星


  半张棋局说个性,半瓶酝酿慰平生;半首歌曲听心情,半部博客写新声。
  十段技艺分一半,敢向江湖为己任;千言万语分一半,姑苏才子半半生。
  ——三峡刘星

  庄生梦蝶人法地,地又法天法自然。自然如水利万物,智者乐水乐黑白。黑白人生多精彩,大包天地细入微!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木野狐!——姑苏半半生


  在江南文友“枕边书”的“书房”里,我见识了写博客的棋友“半半生”,那时枕边书撰写的一篇博文《读“三峡刘星”博文有感》。在文章中,枕边书分别列举了枕边书、三峡刘星、半半生三个博友的“打油诗”。那时是2010年的春末。而且半半生是著名围棋文化写手枕边书(王华)的围棋老师,所以爱屋及乌,自然而然成为棋艺文化交流的重点。
  当时我这样感叹到:【哈哈,江南才子枕边书的书房更让三峡刘星神往无限呢,曾经预约“烟花三月下扬州”,未料到“几度三月已蹉跎”……】之后我留下一首诗歌,现在载录一部分,

  是棋局的暗示,
  或者对弈的默许,
  木狐的影子倏然远逝,
  无悔的梦
  至今还在编织。
  再借你斗尺方幅,
  你去还原简单的生活;
  看死去的棋子复活……

  “交让未全死,梧桐唯半生。”庾信在《慨然成咏》中说“半生”也就是没有完全亡也。至于博友“半半生”的真实姓名,到不重要,重要的他曾经有过这一半生。而且这半生用博客的形式传递出对生和死、存和亡、今身和来世的种种认识和探究。
  如今,已然是2011年的盛夏,偶然光顾博友的博文,突然发现一个最不妙的消息,半半生终于去了。于是我留下几句话头说:“惊闻中,也思考中,最快撰写中……”我回到博客在“三峡刘星”的博文系统内搜索,居然发现我在13篇博文中零零星星的谈到了“半半生”。

  是的,生命不是棋子,“看死去的棋子复活”更是一种期待。而江南才俊半半生是一个很幽默、坦然、豁达、乐观的博友。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木野狐!”这就是他和我的博文一并挂在枕边书的“书房”的诗句。
  姑苏半半生曾经这样说:【读博主(枕边书)介绍刘星的文章,使我再一次想起武侯祠里的《天下第一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用兵非好战;不审势,则宽严皆失,后来治蜀要深思!”其中不也保藏了手谈的机巧吗?棋如人生,人生如棋!“大则包天地,小则入毫厘”“得者失也,失者得也!”真是“妙处难与君说”!】注意,此文不是写于三峡刘星的棋艺文化客栈,而是书于枕边书的博客之上,最妙的是“妙处难与君说”。

  面对噩耗,我们博友同样的悲戚,每天都有大量的博友关闭,而关闭的博客中许多是博友本人的撒手而去。尽管人去了,博——却不一定空;文——不一定没人读:在网络文化的今天,我们不是因为俗世的生存而活着,我们是因为博文的鲜活而活着。换句话说,人生因为天命而不可违,可是因为博客而建立的友情和博文本身传达的思想同样鲜活着,这就是生命的永恒。

  在我的《网络小说:枕边书》中,我这样介绍到:
  枕边书说:还有一位“姑苏半半生”,苏州城里的才子,唱意大利的《我的太阳》,不要忒有味道哉。“半半生”还是我的围棋老师,下棋堂堂正正,不吃大龙,一样得胜班师。刘郎要想全胜...
  【书兄真会交朋友,五湖四海赞不休!阿哥阿妹趋若骛,不为名利为风流(“数风流人物”之“风流”也)!】姑苏半半生如是打趣的说。此时,是2009年的初秋。
  老笔有《欣闻姑苏半半生病癒出院》一文,文中有这样的意思,说“最近有十天,听不见枕边书传来信息,枕边书的博客文章也少了,他在一次答复三峡刘星的博文评论时,隐隐约约地说比较忙,我立马联想到是不是半半生君的病情有了变化?”……这就是“传说中的博友真情”……于是老笔打油诗一首问安姑苏半半生:“班禅摩顶半生君,逢凶化吉伴君行;骑鹤扬州翘首盼,择日携君再品茗。”

  诗是好诗,更见真情,三峡刘星阅读之后立刻点评道:“好消息也,打油诗以寄:姑苏半半生,枕边处处情。蘸取老笔墨,三峡问安信。”话音未落,枕边书上网了,当然阅读到老笔和我的打油诗于是唱和着。
  和“三峡刘星”诗——
  “蘸取老笔墨,三峡问安信。轻舟万重山,又见博友情。”
  是的“轻舟万重山,又见博友情”。而半半生,身批重病,依然上网唱和,如此几年光景,实在是难得。比如半半生在我的博客上最长的一次交流,居然是在如此的重病之中,是在是难能可贵的了,现在展示出来,弥足珍贵了:
  千年春末,姑苏半半生点评来了,说:
  流星:您好!实在是怠慢喽!对不起啊!这几天我也是忙于应付子晴和老猫侠等提出的“知识能改变命运吗?”的讨论(欢迎您也来轧一脚!)
  关于“博评”的讨论我觉得您提得非常及时!现在真的出现了这样一种“作者和读者同时互动的一种新型文体”,我在书兄那里就说过:有点像古代的“即席应答”,我称其为:“博评”(指“写博客和评博客)。一唱一和,非常好看!以“50女人”的“博评”为代表。详见我的博客《这个博客真雷人》
  关于一种新的读本“电子读本”已有了!今后,每个学生发到手的是一册“电子课本”:各门课的内容自己去下载。“知识爆炸”带来了“快餐文学”,“名著的烦恼”我们早就发现了:看的都是“小人书”或连续剧,原著没看过。不照样做明星吗?真个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几十天”!(根本不是数百年喽!)许多东西都在“与时俱进”!而且是以“加速度”跳跃式“摧枯拉朽”般地前进!我提出“不会建博枉为人!”子晴还担心“打击面太大了”。实际上我是“唉其怒其”也!我们有个老同志在我们的鼓动下建了个博,没几天就由衷地说:你们是我的“仙人”(指路也)!我至少可以多活5年!我们现在是报纸、电视可以不看,博客是天天必看!可见其魅力!绝不亚于“我的木野狐”也!阿对?!
  “对,我们在这里可以开创一个新文体呢,呵呵。我们现在是报纸、电视可以不看,博客是天天必看!可见其魅力!绝不亚于“我的木野狐”也!阿对?!这就是新生活》》尽管博评比较肤浅,可是及时和互动成为主流。“三峡刘星如此回复。

  如今,“我至少可以多活5年!”这句话,兄台居然没有兑现,好生遗憾。所以,我总是希望幽默点,比如在我的网络小说中,我这样调侃过姑苏半半生。
  女儿红,美女的脸色没有绯红,喝的满脸红霞飞的是我,这个三峡来的浪子。迷迷茫茫中我看见苏州美女墙外行人的梦雪白的脸色,我想她该不是用蟹肉做的吧!难怪她不请自来,还最先躺在枕边书的沙发上懒洋洋的娇柔模样、煞是可爱……
  而她的身后是一幅挂图,朦朦胧胧只看见其中有一张围棋棋盘来。提起围棋,我酒醒三分,眯缝着眼睛,心里想着心事:围棋啊,围棋的事情现在如何下.我就不敢再谈起来了。因为,醉酒醉棋虽然风流,可是真正纹枰对坐,那是不敢开玩笑的。何况还要让三子。不管谁让,我不都是孔夫子搬家的结果。呵呵,那可坏了我一世英名呢?我喃喃自语,声音只有我自己可以听见:
  《围棋经》说“博弈之道,贵乎谨严。”又说“善胜者不争,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乱。夫棋始以正合,随手而下者,无谋之人也。不思而应者,取败之道也。”酒后围棋,岂不随手;酒后复局;岂不神侃。最可怕的自带三分醉,还要去围棋的棋迷啦……最后枕边书总结到:“群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语出《左传?僖公四年》……
  此刻,枕边书的手机响起来,原来姑苏半半生给枕边书寄来了短信。我抢过去看看,忍俊不禁笑着念出声来:
  从博友的反映来看,似乎吃过螃蟹、尝过盱眙龙虾的不多,听说过“蟹八件”、“牛吃蟹”的就更少。于是我觉得似乎有点“对牛弹琴”(当然,真的有点“大不敬”,对不起!)。不过,“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各地各时都有自己的“食文化”。而博主提出的“给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看法,颇有道理!(这一点伟人也未了及)自古以来,“戍边、移民”对当地的影响及当地对他们的影响历来都是“互通”的。直至现在的“开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同世界”就是这样呼啸而进的。
  ……

  “为客囊无季子金,半生踪迹任浮沉。”。牟融在《赠欧阳詹》诗中说:如此说很是恰如其分的诠释了这“半生”也来之不易也。面对死神的步步紧逼,是妥协还是屈服,我们从半半生的博客中可见端的。
  而他——怡然活在博友的文字里,想必,半半生应该长啸九泉了。最后三峡刘星还是用这首诗歌送棋友文友半半生,因为,他必然记忆犹新的:

  问世间
  谁能穿透那张网
  每一个焦点
  都属于一个魂灵。

  希望
  简洁成黑和白的分野
  却成就
  波澜壮阔的岁月
  是棋局的暗示
  或者对弈的默许

  木狐的影子
  ——倏然远逝

  无悔的梦啊——
  至今还在编织
  再借你斗尺方幅
  你去
  还原简单的生活;

  看——死去的棋子复活
  看——活着的棋子如何去拼搏
  而无悔的灵魂
  被自我重新审问


  ——谨以此文缅怀新浪博主“半半生”,三峡刘星写于三峡。
  2011-8-12

  附录文章中提及的新浪博客名字:

  庄生梦蝶半半生http://blog.sina.com.cn/wang460805
  枕边书http://blog.sina.com.cn/wagnhua1945
  老笔
  三峡刘星
  

分享:
标签: 文化 棋迷 故事 文学 诗词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三峡刘星:棋艺文化客栈 http://blog.sina.com.cn/u/1287274093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棋艺客栈三峡刘星。 1、以围棋文化的视角写博文,以散文杂谈评论访谈见长。系新浪读书沙龙论坛版主,中国棋院在线论坛围棋论坛版主。主要作品散见于网络。 2、在棋艺文化、草根文化、三峡文化、杜甫文化有一定见解。曾经在《围棋天地》《棋艺》《北京晚报》《重庆晚报》《秋兴(研究杜甫)》等报刊发表文章若干。 3、获得过中国棋文化、新浪围棋、围棋天地、一起写网、棋魂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弈城网等征文奖。 4、正在主持围棋名博大访谈、新浪草根大访谈、新浪读书沙龙、一起写网站访谈。合计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