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艺文化百科

广告

访谈围棋博士何云波

2012-02-10 12:40:11 本文行家:棋艺客栈

他,很阳春白雪,也很下里巴人。以棋局的视角,他穿越历史厚厚的典籍,在沾满了无数智慧的棋子和文字的空隙处捕捉和探索中国的文化——特别是棋文化,通过本次访谈对话让我们棋迷多角度的认识到围棋博士棋艺探索的精神境界。

何云波妙解棋迷,棋博士棋乐无穷

——新浪棋迷对话棋文化名人何云波

编文/三峡刘星

对话棋文化名人何云波对话棋文化名人何云波

  棋局无语,楸枰有声,网络无限,围棋无垠。怎一个“棋”字了得也。

何谓“围棋博士”假若是偏正词组,那么仅仅是关于“围棋的博士生”,显然很浅薄的了。而成就于学术,创新于围棋,探究于思想才是“博士围棋”的诠释。而今,围棋博士何云波教授正率领团队探究中国围棋文化的思想的研究,正是站在中国文化和围棋文化,中国思想史和围棋思想史高度的领军人物。棋迷的活动从贵族精英的阳春白雪走向下里巴人,正是围棋普及的重要象征,所以本组访谈将=系直接采纳网络棋友们对围棋博士的最感兴趣的话题。

话题一、棋文化在网络化中的影响力评估?

弄个虚拟的身份,倒有再战一番江湖的心情。——何云波语录

  围棋博客名人“天下行棋”(人)问:

  “何教授,您能谈谈您对网络围棋棋友会或网络的棋类圈子的看法吗?比如天下行棋圈和棋友会,而且你的博客也是新浪天下行棋博客圈资深圈友、棋友、博友。”

  作为“天下行棋圈和棋友会”宣传部长的三峡刘星深有同感也,也附和着说:“好话题,很有时代感。当围棋遭遇网络之后,当围棋和博客结合之后,当围棋和新时代的棋友会结合之后,围棋文化借助网络围棋普及的力度范围更加的宽广,我们拭目以待。”说来有趣,何云波教授有本棋艺散文专辑名字就叫做《棋行天下》。《棋行天下》里既有黑白之旅中的见闻、感悟。更有在网络的虚拟空间自由嬉戏的顽皮、潇洒。我记得第一次阅读到《乌衣巷口夕阳斜》是在《围棋天地》专业杂志,其中的故事让我们第一次看见看了当代棋迷独坐书斋漫游围棋世界的那种自在,穿越历史和现实的棋迷行走方圆的那种淡定,更重要的是至少给于三峡刘星一种启示——书写方式的启迪……

  何云波答:

  我最初上网下棋,是在2001年在四川大学读博时,没事时在新浪下下。新浪后来收费,便告别新浪,先后在联众、TOM、弈城逛过,不过总的来说,网上下棋不算多,尽量节制。至于上围棋论坛发贴,与棋友交往,是博士毕业后,有一段时间除除上上课,比较闲,正好洪洲在灯笼论坛的一个栏目“弈人呓语”上做“斑竹”,几次劝我得闲时去看看。于是以“黑白仙子”身份在灯笼登了记,发了第一篇网络棋文《网上棋缘》。写这篇文章时,也颇费了一番周折。主要是文章的视角,开始都是以“我”的视角,写如何化名为“黑白仙子”到网上去下棋,写了一小半,总觉得不顺,因为“何云波”与“黑白仙子”老在打架,互相争夺话语权。有一天突然灵机一动,何不让“黑白仙子”完全独立,纯粹以“她”的名义,引出种种“网上棋缘”,“何云波”退居幕后,成了“我家主人”。这样一来,顿觉柳暗花明,思路大开。重起炉灶时,文思泉涌,一气呵成。文字的风格,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这是一种跟以前的学术著作甚至“黑白之旅”那种正而八经的散文完全不同的文风。换了一个角色,甚至连性别角色也变了之后,好像许多束缚一下子消失了,有了一种被解放了的自由的快感。贴子一发出,就引起众多棋友的兴趣。大家纷纷猜测“黑白仙子”何许人也,怎么突出冒了个写手出来。大家在一起下棋、调侃,玩得很开心。后来大家知道“我家主人”是“何云波”,我就不大去了。可见网络代表的是人的另外一种生存状态。当然他一方面发挥着弥补现实生活之不足的的交际功能,另一方面,人又可以在网络中隐藏自己(有时又是更本真的袒露),以另外的一个“我”出现。似真似幻,我想这就是网络的魅力所在吧!

  说到“天下行棋圈”和“棋友会”,其实我都算个局外人,有棋友介绍,有时去逛逛,但终究不能投入。主要是这几年太忙,找不到那种“闲”的心情。什么时候得闲了,弄个虚拟的身份,倒有再战一番江湖的心情。

  说到网络给围棋带来的影响,我想最大的影响是让围棋越来越大众了。棋友可以很方便地手谈、笔谈、口谈,真的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了啊!

  三峡刘星反思:

  何云波是早期触网的资深棋迷,其在网络上和后来出书的“网上棋缘”专题确实影响了一代网络棋迷。更是欣赏何教授对网络围棋文化的游戏的清醒的认识。“黑白仙子”和“何云波”的纠结成为一种很真实的网络常态,也许在网络的围棋活动中,我们棋迷更能随心所欲的袒露自己的最本真的世界吧。

话题二、电脑和人脑的较量?

围棋本身拥有的丰富内涵在未来人类生活中永远不会被遗弃。

——何云波语录

  网络棋迷“咸宁2020”说,

  “我有一个问题问何云波老师:何云波老师,您好。电脑的围棋水平已经越来越高了,通过前段时间在台湾的人机对决,职业九段棋手普遍反映电脑棋力大大增强,如果有足够多的棋型变化和棋谱录入,再依赖电脑的快速计算能力,电脑超过人脑的围棋水平是可以预见的。那么围棋对于人类的意义将出现什么样的改变,围棋本身拥有的丰富内涵会在未来人类生活中被遗弃吗?”三峡刘星说:“这个话题不错,很有前瞻性,除开对围棋竞技的追求之外,更多的是希望探究围棋对人类的意义和影响力。”

  何云波答:

  围棋要像国际象棋一样,电脑可以跟世界冠军分庭抗礼,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因为围棋实在是太复杂了,围棋的很多东西,不好定量,比如某一外势价值多少,很难精确计算,而电脑行棋,主要靠“算”。

  即使未来的某一天,电脑真的超过人脑了,也并不意味着人所发明的围棋的意义会降低。电脑棋手水平再高,也不一定有人与人对弈那么多的快乐。下棋的快乐跟水平高低没有必然的联系,一辈子的臭棋篓子,有时比职业高手从围棋那里得到的快乐可能更多,不是吗?

  所以,围棋本身拥有的丰富内涵在未来人类生活中永远不会被遗弃。就像在体育竞技中,失误、意外、裁判误判等等,本身就是竞技的魅力的一部分。要是哪一天,人或者电脑真的像上帝一样完美、精确了,那玩起来还有什么劲。

  三峡刘星反思:

  酸甜苦辣麻,每一局都是那么艰难,仿佛梦游万丈悬崖。风花雪夜月,每一局都是那样潇洒,犹如漫游海角天涯。条条路通罗马,职业的棋艺和棋迷的游戏,都可以成为,别人羡慕的风景线……有谁不期盼:一枰天地、两盏清茶,三五契友、何等逍遥?

  这就是棋迷的快乐。所以十分赞同先生的观点“下棋的快乐跟水平高低没有必然的联系,一辈子的臭棋篓子,有时比职业高手从围棋那里得到的快乐可能更多”。

话题三、围棋普及正在升温的原因探索?

让围棋回归到他本身。——何云波语录

  网络棋迷博主“浙江金名”问:

  “目前,围棋在中国发展很快,就安吉县来说,围棋培训部过去没有一家,现在已达四家,培训人数达200多人;围棋进入幼儿园和小校近10家,启蒙人数更是众多,请他谈谈这次围棋热能持续多长,意义如何?同当年聂卫平擂台赛热的区别?”当时三峡刘星回答道:“好!新一轮围棋热和过去因为擂台赛的围棋热的对比,这个话题很不错。我以为是时代对围棋的新的要求。我将转告。握手天涯。”

  何云波答:

  说到围棋热,正是围棋日益大众化、普及化的标志。当年中日围棋擂台赛引发的围棋热,主要是擂台赛的胜利引发的国民的爱国情绪。那是体育举国体制最盛的时代,人们把棋运与国运联系在一起,通过竞技为国争光,赢了便举国欢腾,这种举国体制带来的竞技体育成就,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达到顶峰。而现在的围棋热,并不是哪个明星、哪次事件引发的结果,而是围棋在长期的发展中慢慢培育出来的,因此它可能更理性,更持久。我想其意义也在这里。我们把围棋看作是游戏、娱乐,看做是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对孩子来说,是素质培养的一种有效手段。对普通人来说,也不需要拿它为国争光。也就是说,让围棋回归到他本身。如孔夫子所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时候,玩玩棋也好啊!饱暖思围棋,这正是一个国家走向小康的标志。

话题四、围棋是可以用来计算的吗?

也只有期待更多的棋迷从方方面面的参与到棋艺的活动中,围棋的天空才会更加的璀璨。

——三峡刘星语录

  三峡刘星问:

  “棋坛”发明家“小小的星星”关注围棋的计算模式,他问到:“何云波:你好!经过多年研究发现可以应用数学公式来计算为围棋胜负,这样可以使精确度提高到小数点任意数位。文章在刘星博客里。文章名《棋文化博主访谈011,小小的星星篇》。”

  何云波答:

  “小小的星星”的研究挺有意思。不过,不知他是否对重要比赛中所有半目胜负的棋局都用他的数学公式作过统计,胜负结果与原来的结果比较,有何变化。在他的胜负计算规则中,贴目是否采用的是原有的贴目法,还有是否可以有更精确的贴目。

  三峡刘星回忆:

  “小小的星星”是“棋坛发明家”之一,他叫袁冠华,是一名中学教师。我在《棋坛奇人发明家袁冠华访谈录》中和他探讨了他的围棋计算发明问题,即“三清规则:真子术语的引入,数理精确探微黑白棋的公平性。”

  放眼天下,许多的棋迷为为棋艺都在探索,他们都将这一种爱好和个人的特长联系起来,也只有期待更多的棋迷从方方面面的参与到棋艺的活动中,围棋的天空才会更加的璀璨。

话题五、围棋文化热升级的四次浪潮展望

一直以来,从古到今,围棋文化更多是由士大夫、包括后来的专家、学者建构起来的,大众只是被动的接受者。——何云波语录

对话棋文化名人何云波

  三峡刘星问:

  赵之云对古谱的研究和围棋词典的编撰,是上世纪80年代围棋文化的第一次更新,而胡廷楣在上世界90年代撰写的《黑白之道》是文化围棋的第二次更新,何云波先生出书于新千年的《中国围棋和文化》是围棋文化的第三次升级。到了2010年前后是网络围棋文化的全新版本。更是当今的围棋文化呈现了一种全新的趋势——即从精英走向到大众,从雅舍开放到旷野,从学术扩散到民间,从国外聚焦到国内,从现实交汇到网络的——当我们身逢其时,又恰逢棋事,真是幸事。这是时代发展也是围棋文化发展的进步,必然的进步。

  请问围棋博士何云波先生,你对此有什么说法?

  何云波答:

  刘星先生把新时期围棋文化分成四次浪潮,大约10年一潮,挺好!而新一轮的围棋文化热潮是从精英走向大众,现实与网络交汇。这样使围棋文化不再局限于书斋、专家、学者。一直以来,从古到今,围棋文化更多是由士大夫、包括后来的专家、学者建构起来的,大众只是被动的接受者。而现在,网络给每一个人提供了发言的机会,所有的棋迷都可以参与到围棋文化的建构中来,围棋文化也就变得无比的丰富。我想,这才是围棋文化的真正繁荣吧!

  三峡刘星:

  是啊,“让所有的棋迷都可以参与到围棋文化的建构中来,这才是围棋文化的真繁荣”。

  专业围棋网站的建立和围棋网络技术的国产化更新,网络围棋论坛和网络围棋博客圈的实践,无不见证了网络文化的兴盛和草根文化的崛起——围棋之花正在从专家、学者、精英的书斋走向真正的普及的世界。

话题六:“世事如棋”的世界

围棋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奥巴马的举动体现了对中国文化的尊重。

——何云波语录

  三峡刘星问:

  前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次出访中国,而所携带给中国人的正是一幅围棋,今年利比亚电视台播放卡扎菲与国际象棋联合会主席伊柳姆日诺夫下棋的画面……这些画面让棋迷和非棋迷都十分的好奇。因为奥巴马根本不会玩围棋的游戏,而卡扎菲更是在国家内严禁:明星是不允许出现在电视上的,体育运动禁止在媒体上宣传……换句话说,他们都是在不该下棋的时候下了“一盘棋”

  请你就“世事如棋”这个话题说说你的见解?

  何云波答:

  说他们都是在不该下棋的时候下了“一盘棋”,我想修正一下,他们是在轮到他们出手的时候下了一“妙”招。卡扎菲在国外公众的心目中是独裁者,在他们的国家,本来有种种禁忌,卡扎菲却大张旗鼓地与国际象棋联合会主席伊柳姆日诺夫下棋,这种作秀,不是一个强烈信号吗!你瞧,俺卡扎菲也……

  至于奥巴马,不会玩围棋,却要送棋,这叫投其所好。媒体上说,围棋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奥巴马的举动体现了对中国文化的尊重。当大家都这么说的时候,奥巴马的目的就达到了。

  人们说世事如棋,既如此,棋也就不仅仅是棋了。

  还有棋友问到何博士的棋力,呵呵,这本来像女人的年龄、他人老公的薪水、官员的财产、老总的小蜜,不该随便问的。既然问到了,就实话实说吧!业余5段证书,通过职业棋手认定得来的。自我评价,45段的实力吧!慢棋下得好时,5段也可以赢,快棋就容易出勺子,所以在网上下棋,至少要降两段。谁叫俺们学棋太晚(研究生快毕业才入门),棋感不好呢。跟不少职业棋手下过棋,如陈祖德、马晓春、古力、王汝南、华以刚、王群、王剑坤等等,从被让三子到五子不等,三子棋赢过,五子对古大力,被痛扁。有一次围棋活动,早餐时与前一晚刚与之下过棋的前辈坐一起,正好日本的武宫先生也在坐,问起战况,前辈答,授三子,何教授赢了。武宫评价,那有业6的实力。这是俺们入道以来得到的最高评价了,且是国际认证,呵呵,快哉!

三峡刘星小结:

  他,很阳春白雪,也很下里巴人。以棋局的视角,他穿越历史厚厚的典籍,在沾满了无数智慧的棋子和文字的空隙处捕捉和探索中国的文化——特别是棋文化,通过本次访谈对话让我们棋迷多角度的认识到围棋博士棋艺探索的精神境界。

  如果四川出鬼才,那么湖南出怪才,何云波就是其中之一也。他从湘潭大学毕业后,在四川成都完成了由“俄苏文学”到“中国围棋文化”研究的跨界转变,而转变的枢纽就是他十分擅长比较文化。在经纬中外、穿越古今的文化比较和对撞中,在学科交际的边缘他发现更探索了“更新的”世界——围棋文化的世界。之后《围棋与中国文化》、《围棋与中国文艺精神》一举奠定了其在在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的地位,在对中国围棋和中国思想的探索中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这种探究从个体的零散的不自觉的探索,掀开了弥漫在神秘围棋文化上的面纱。

  所以,围棋博士——这一个很特色的称号。用在何云波身上最是恰当。

  在此,三峡刘星感谢曾经的围棋博士、如今的教授何云波先生在百忙之中针对新浪网友棋友的部分问题。我们一起探讨了围棋的文化、教育、传播。让我们在这些对话中领受了何云波非凡的棋艺人生和艺术境界吧。

  棋局无语,楸枰有声,网络无限,围棋无垠。怎一个“棋”字了得也。

分享:
标签: 文化 访谈 围棋 教授 棋艺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棋艺客栈三峡刘星。 1、以围棋文化的视角写博文,以散文杂谈评论访谈见长。系新浪读书沙龙论坛版主,中国棋院在线论坛围棋论坛版主。主要作品散见于网络。 2、在棋艺文化、草根文化、三峡文化、杜甫文化有一定见解。曾经在《围棋天地》《棋艺》《北京晚报》《重庆晚报》《秋兴(研究杜甫)》等报刊发表文章若干。 3、获得过中国棋文化、新浪围棋、围棋天地、一起写网、棋魂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弈城网等征文奖。 4、正在主持围棋名博大访谈、新浪草根大访谈、新浪读书沙龙、一起写网站访谈。合计80期